当前位置: 当前位置:首页 > 百科 > 第三百三十一章 黑手 正文

第三百三十一章 黑手

2023-03-26 23:07:52 来源:家无二主网 作者:娱乐 点击:767次
    白苏荷和许峻对面坐下的第百时候,许峻听到来自心底的章黑一声哀叹。⊙頂,第百emeralqueencasino%20~%20qc377.com%20%F0%9F%94%B7%E4%BB%AE%E6%83%B3%E9%80%9A%E8%B2%A8%E3%82%AA%E3%83%B3%E3%83%A9%E3%82%A4%E3%83%B3%E3%82%AB%E3%82%B8%E3%83%8E%2C%E3%83%A9%E3%83%83%E3%82%AD%E3%83%BC%E3%83%AB%E3%83%BC%E3%83%AC%E3%83%83%E3%83%88%2C1BTC%E3%81%AE%E8%B3%9E%E9%87%91%E3%82%92%E5%8B%9D%E3%81%A1%E5%8F%96%E3%82%8B%21emeralqueencasino

    但是章黑他并不在意。

    或许和猩真正在一起之后,第百他的章黑夙愿达成,那个不该存在的第百灵魂就会彻底消失,把这具躯体让出来吧。章黑

    许峻推了推面前的第百杯子。

    “猩,章黑喝点橙汁吧。第百”

    白苏荷坐在他的章黑对面,欲言又止,第百神色间全都是章黑疏离。

    因为急匆匆赶来的第百原因,她还有些微微的喘息,脸颊两侧升起两团红晕,更显得她的一双眼睛亮晶晶地,娇俏可人。

    许峻深深叹息,这原本应该是他最亲密的爱人,他的妻子,居然被那个蠢货搞到了现在这个局面。

    不过没关系,他很快就会把这一切纠正过来的。

    白苏荷看了一眼那橙色的液体,摇了摇头。

    “不用了,我最近不喝这个了。”

    许峻的手僵住了。

    “为什么?”

    “林乐说,这种卖的橙汁里面添加剂太多,不许我喝。”

    白苏荷语气平淡,许峻却听出了那种男女朋友之间的亲密。

    林乐,林乐!又是emeralqueencasino%20~%20qc377.com%20%F0%9F%94%B7%E4%BB%AE%E6%83%B3%E9%80%9A%E8%B2%A8%E3%82%AA%E3%83%B3%E3%83%A9%E3%82%A4%E3%83%B3%E3%82%AB%E3%82%B8%E3%83%8E%2C%E3%83%A9%E3%83%83%E3%82%AD%E3%83%BC%E3%83%AB%E3%83%BC%E3%83%AC%E3%83%83%E3%83%88%2C1BTC%E3%81%AE%E8%B3%9E%E9%87%91%E3%82%92%E5%8B%9D%E3%81%A1%E5%8F%96%E3%82%8B%21emeralqueencasino这个混蛋!许峻心里涌起嫉妒的火焰。

    白苏荷也不去看许峻有些扭曲的脸色。

    眼前的许峻她觉得很陌生。从前那个温暖和煦的人,好像一夕之间就变了。

    其实这也没什么可惊讶的吧,就像她在十六岁那年,也是一夕之间就变了。

    前世她觉得许峻是那么完美,那么好,那么闪闪发光,可是现在她看到的,只是一个全身散发着阴郁气息的许峻。

    爱情的毁灭,可能会成就一个人,也可能会摧毁一个人。

    想到这些,她又有些心疼。如果不是后来的种种变故,她和许峻想必也不会是如今的面目全非。

    不管两个人最终要怎样地形同陌路,她想要看到的,还是那个闪闪发光的许峻。

    她不由地放缓了几分语气:“到底是怎么回事,除了卫燕,还有人怀疑吗?”

    许峻低头握着手里的杯子,很久才说话。

    “不是怀疑,是确信,是他之前……不,是我之前带回来的那个妹妹,我爸的私生女,许宝婷。”

    “许宝婷?”白苏荷没有注意许峻的语病,努力地回想着许宝婷是谁。

    她脑海里掠过这一年来发生的种种事情,一张粉白的小脸慢慢地从记忆里浮现出来。

    许宝婷!

    那个从来就没见过许家佣人黄姨却能准确地一口叫出“黄姨”的小女孩!

    当时那种炸毛一般的感觉又回到了白苏荷的身上,她抬眸看向许峻,对许峻的话再无怀疑——“许峻,她,她可能,也和我们一样!”

    “什么?”

    许峻呆住了。

    原本只是要借助这样半真半假的事情先稳住白苏荷,却没想到,白苏荷一口说出这样的话来!

    “许峻,你还记不记得,那一次,我在林乐那个假坟前晕倒,你带我回去,后来撞上了你爸带着许宝婷回来……我那个时候问过你,她有没有见过黄姨,你说没有……可是,我明明听到她一进门,就说黄姨好,但是黄姨,却根本不知道她是谁!”

    白苏荷脸色煞白,许峻一点都不怀疑她的话。

    “许峻,除非是你爸无聊之极给她看家里佣人的照片,不然的话,你觉得,她这样的未卜先知,是因为什么?”

    不仅仅是白苏荷觉得慌乱,许峻的脑子里也是一片混乱!

    他不过是想随便找个借口而已,居然,居然会扯出这样的事情来!

    “难怪她能看出来我的不对劲!”

    许峻还以为是什么孝子的灵异事件呢,原来许宝婷本身就是有问题的,这样的人,对别人的变化是很敏感的。也就是说,她根本就不是一个普通的四岁孩子了?

    许峻想起许宝婷当初被母亲抛弃的时候那样镇定绝望的表现,现在想想,全都是满满的诡异。

    “可是,她怎么会发现的,猩,你上辈子……你从前,跟她有接触吗?我从前,一直到死都是没有听说过她的存在的!”

    许峻刚刚重生的时候看到这个私生女妹妹就觉得莫名其妙,他经历的人生里,父母恩爱,家庭和睦,哪里来的什么私生女妹妹!

    可是这辈子,父母反目,私生女妹妹,最后家破人亡!

    白苏荷想了想:“我也不记得有这个人……”

    说出这句话,她硬生生打了个寒噤。

    想想看,有个人对她和许峻都非常了解,可是他们却根本不知道她的存在!偏偏他们三个,都是命运手里的漏网之鱼!

    这是多么可怕的事情!

    许峻低下头想着所有的事情。

    事情是从什么时候开始不对的呢?

    应该就是从猩十六岁那年突然重生开始的吧。

    她被自己爸妈赶出家门,爸妈从此没有了顾忌,所以才会原形毕露,所有隐藏在表面之下的龌龊才会一一浮出水面吧?

    许峻眼神复杂地看着白苏荷,这能怪她吗?

    不,这就是天意。她说她是为她的父母而来的,她就这样用一点点的改变影响了整个命运的走向,拿回了她前世该有的东西,她没有错。

    错的是自己,为什么来得这样晚,没有早一点,把这一切掌控在手心里!

    许峻没有忘记自己今天约白苏荷来这里的目的,他收回了烦乱不堪的心神,告诉自己要全心把眼下的事情继续下去。

    许宝婷到底是不是也和他们一样是重生的并不重要,她现在只是一个四岁的孩子,只要以后看管得当,出不了什么大问题,他现在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白苏荷还沉浸在惊恐之中,手背上蓦然传来一阵灼热,她的双手被人握住了。

    她一惊之下就要抽离,却对上了许峻关切的眸子。

    “你的手怎么这么凉?”

    许峻也是触及白苏荷的手,才发现她的手居然这么凉,他顺着她的手臂看上去,羊毛衣,厚厚的大衣,应该不会很冷才对啊。

    他安慰地笑了笑:“猩,别怕,没事的,她不过一个孝子……”

    说到半路忽然顿住,一只手抚上了白苏荷的发丝:“你的头发怎么是湿的?”

    他这才注意到,白苏荷的头发,还是湿漉漉的。

    几乎是习惯性的,他就起身去拿毛巾:“你怎么头发也不吹干就出门,这个天气,很容易感冒的。”

    很快地,许峻的大手就拿着干燥的毛巾在白苏荷的头发上用力地擦拭着。

    白苏荷的眼眶忽然一阵酸热。

    那些曾经属于她的温暖呵护,已经结束了,许峻这样的举动,只会让她更难过。

    “以后出门要洗头,也要等吹干了再出来。”许峻继续说着,“你别害怕,喝点橙汁吧,别林乐说什么就是什么,一杯而已,能有多少添加剂!”

    许峻状似无意地絮叨着,白苏荷木木地坐着,没有拒绝也没有听他的话喝下那杯橙汁。

    许峻有些急了,手停了下来亲自端起了那杯橙汁送到白苏荷嘴边。

    “喝一口吧,我特意买的。”

    要是早知道林乐会对猩说什么橙汁不能喝的鬼话,他就应该直接去买咖啡了。

    白苏荷心里的惆怅还没有散去,面对许峻亲手端来的橙汁,还有许峻殷切关心的目光,她还是接过了许峻手里的杯子。

    许峻悄悄地松了一口气,但是给白苏荷继续擦头发的动作还是慢了下来。

    赶紧喝吧,喝下去吧!

    仅仅是松了一口气而已,他的心还在半空吊着,如果猩不喝这杯橙汁,他的感觉告诉他,这样的机会可就再也不可得了!

    白苏荷轻轻地“嗯”了一声,终于把杯子举到唇边,喝了下去。

    此时林乐已经沿着街一家一家地找了三家了,可是前台都说没有见过这个人。

    林乐在心里一遍遍地告诉自己,不要谎,白苏荷又不是孝子,她这也不是失踪,是自己太过大惊小怪了,可是他的心还是怎么都安稳不下来!

    许峻已经不是从前的许峻了,他非常肯定这一点,可是猩她,真的清楚这一点吗?

    就在林乐气喘吁吁准备往下一家酒店赶的时候,他的手机却响了。

    他不想接,但是扫了一眼上面的名字,却不得不咬着牙接了。

    姚斌要是没有十万火急的事情,绝对不会冒着被林海知道的危险给他打电话!

    “有事快说,要是没有急事你就死定了!”

    姚斌也没有半句废话:“我有一个道上的朋友最近出手了一包药,客户是许峻,我觉得不太对,就跟你说一声!”

    提及许峻,林乐顿时觉得脑门上像是被泼了一瓢冰水:“什么药?什么时候的事情?”

    “据说是一种致幻剂,那个朋友出手的这药只要是让人浑身无力,夜场里常见的,我见过许峻两次,觉得他不像是需要用到这种药的人,我怕他,是要对别人下手!”

    至于这个“别人”是谁,林乐和姚斌在这一刻出奇地心有灵犀:“白苏荷!”

    全a市的人都知道,许峻被白苏荷甩了,而姚斌是看过许峻的心理状态的,那是极其地不稳定!

    这样的人一旦心里想不开,做出点什么事来,并非不可能!

    “许峻,这个王八蛋!”

    林乐的手攥成拳,额头上青筋暴起,俊美如玉的脸顿时狰狞起来!

    王八蛋,卑鄙小人,畜生……林乐只想把自己知道的所有不堪的词汇全部砸到许峻的头上去!

    白苏荷对他那样好,他竟然能这样对她!

    林乐几乎是用吼得:“把许峻的电话给我!”

    “好!”姚斌抹抹额头上的汗珠,暗自庆幸许峻那次来他这里做治疗的时候,他认真尽责地记了他的联系方式。

    林乐立刻拨了过去,传来的却是冷冰冰的您拨打的电话已关机!

    如果说刚才林乐还抱着那么一丝希望,希望许峻不要如他猜想的一样丧心病狂,那么现在他已经完全绝望了!

    林乐望着眼前的一家家酒店,急得眼冒金星,到底在哪里,到底是哪一家?

    到底有没有在这里!

    珊瑚酒店内最豪华的套房里,宽大的床上,散落着女性的衣物,白苏荷光裸的身躯无力地在被子下面一动不动,静静地绽放着迷人的光彩。

    “许峻,你是不是疯了?”白苏荷红着眼圈恨恨地瞪着许峻,刚才被许峻一件件脱去衣服的耻辱和恐慌让她几乎心碎!

    她努力地想要抗拒这一切,可是她连根手指头都抬不起来!

    许峻慢慢地脱着自己的衣服,对白苏荷愤怒怨恨的眼神避之不看。

    没想到这种药效果这么好。

    白苏荷只喝了一口,就在他终于因为白苏荷肯喝那杯橙汁而稍稍松懈了一下的时候,那个不知好歹的蠢货就冒出来一把打翻了白苏荷手里的杯子。

    不过,也就是这一口,就让白苏荷在诧异中渐渐失去了行动的能力。

    白苏荷眼睁睁地看着许峻神色扭曲地抱住了她,一件件脱去她的衣服,整个过程中,许峻脸上渐渐浮现出的欲念,她并不陌生。

    她在那些化作泡影的美梦里,不是没想过她和许峻会有这么一天,可是现在,在这样两人已经注定要永远错过的时候,许峻却对她下了这样的黑手!

    “许峻,到底是不是你,到底是不是你!”

    滚滚的泪珠从白苏荷眼底滑落,她真的不能相信,这就是曾经那个对她珍而重之的许峻!

    这不是许峻,这怎么能是那个值得她爱过的许峻!

    许峻已经忍了很久了,他想要快一点,去拥抱那个渴望已久的人,可是他体内的这个灵魂却死死地拖着他的后腿!

    不是我,猩,不是我!努力和许峻斗争着的灵魂拼命地呐喊着,可是他的声音却传递不出去半分!

    “你住手,你不能这样对待她!”

    许峻低垂着眼眸,继续艰难地解开自己的衣服。

    到了这样的地步,他怎么可能放弃,他绝对不能收手!

    时间一点点地过去,动作虽慢,但是许峻还是走到了白苏荷的身边,两个人赤诚相见。

    许峻低下头去,轻轻的吻落在白苏荷的脸上,还是那样让他心醉的气息啊,没有让他忍受不了的香味,却是他想念到骨子里的味道。

    “许峻,我真的后悔了,我后悔了!我恨你!我恨你!”

    白苏荷避不开,逃不掉,但是彻底绝望的眼神是前所未有的恨。
作者:知识
------分隔线----------------------------
头条新闻
图片新闻
新闻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