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当前位置:首页 > 时尚 > 第152章 桃花诗赋 正文

第152章 桃花诗赋

2023-03-26 22:23:52 来源:家无二主网 作者:热点 点击:461次
    “小白,第章我已经有喜欢的桃花人了。”

    我决定向他坦白。诗赋mardigrasqueencasino%20~%20qc377.com%20%F0%9F%9F%A5%E4%BB%AE%E6%83%B3%E9%80%9A%E8%B2%A8%E3%82%AA%E3%83%B3%E3%83%A9%E3%82%A4%E3%83%B3%E3%82%AB%E3%82%B8%E3%83%8E%2C%E3%83%A9%E3%83%83%E3%82%AD%E3%83%BC%E3%83%AB%E3%83%BC%E3%83%AC%E3%83%83%E3%83%88%2C1BTC%E3%81%AE%E8%B3%9E%E9%87%91%E3%82%92%E5%8B%9D%E3%81%A1%E5%8F%96%E3%82%8B%21mardigrasqueencasino

    他翕下眼睑,第章脸色虽凝重,桃花却更加攥紧我的诗赋手:“我知道,你喜欢诸葛兄。第章”

    久藏的桃花心事被他这般直接戳破并提出之后,我红着脸,诗赋绞着丝帕,第章很大方地承认:“嗯。桃花我很喜欢他。诗赋”

    “可是第章,他已经有婚约了。桃花再过不久,诗赋他就要大婚了。”

    他毫不客气当头就给我泼了一盆冷水。

    我闭唇不语。

    阿诸的确是有婚约了,而我何尝不是也有。

    “是的。他订婚了。mardigrasqueencasino%20~%20qc377.com%20%F0%9F%9F%A5%E4%BB%AE%E6%83%B3%E9%80%9A%E8%B2%A8%E3%82%AA%E3%83%B3%E3%83%A9%E3%82%A4%E3%83%B3%E3%82%AB%E3%82%B8%E3%83%8E%2C%E3%83%A9%E3%83%83%E3%82%AD%E3%83%BC%E3%83%AB%E3%83%BC%E3%83%AC%E3%83%83%E3%83%88%2C1BTC%E3%81%AE%E8%B3%9E%E9%87%91%E3%82%92%E5%8B%9D%E3%81%A1%E5%8F%96%E3%82%8B%21mardigrasqueencasino而我也一样。我也要远嫁吐蕃。”

    有些东西,不能说只有“爱”就可以了。

    命运总是爱开玩笑,有时候,喜欢的人总是不喜欢自己。又有时候,不喜欢的人又总是缠着自己。

    好不容易互相喜欢了,却还是不能在一起。

    小白伸出双手,捧着我的脸说道:“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你以后的选择。”

    我扯下他的手,回道:“不提这些了,我们要不要跟进去?”

    “自然是要跟的。”

    小白拉住我的手,嘱咐道:“小心跟着我,别离开我的视线。”

    “嗯。”我点头,他临走之前,还伸手捏了捏我的脸蛋。我一把抓住他不安分的爪子说道:“快跟上她们啊。”

    他叹了口气,说道:“其实,跟踪她们有什么好玩的,还是呆在的你身边比较好玩。”

    我一把打断:“你不好奇那件国宝吗?”

    “国宝?”他深蓝色的眼珠子转了一下,轻笑道:“这天下之大之广,我的足迹踏遍十大州,我的商铺遍布全世界。什么样的国宝没见过呢?”

    “也对,你财大气粗,你富可敌国,你天下第一富商,什么样的宝贝会没见过。”

    “珍禽异兽,珍宝赏玩我全见过了。但唯独见你一面要历尽千辛万苦。你才是真正的无价之宝!这世界唯你与众不同。”

    他的眸光发亮,瞳仁中的那一泓浅蓝色的海洋,如一路开满蓝丝绒的花园,婉转旋刻,美轮美奂。

    “你就逗我开心吧。我再怎么宝贝,我阿爹还不是不顾我的意愿把我强嫁到吐蕃去。”

    “那你对李后主有感情吗?对我说实话,你觉得李后主是你心目中的夫君人选吗?”他的眸光闪烁,盯着我问道。

    我摇头,诚实地回答:“他性情寡淡,文质彬彬,诗词歌赋俱佳,琴棋书画皆通,是一个不可多得的人才。我觉得他和如意挺配的。”

    小白凛了我一眼,然后捏了一下我的脸,不满地说:“我是问你对他有没有那层意思。不是叫你来夸他的。”

    我笑道:“李后主从表面来看是一位很优秀的人,嗯,如果说我是如意的话,也会很欣赏他的才情的。”

    “……虞妹妹,你呀,太坏了。说话都不说重点。”

    “他又没做对不起我的事,我怎么好意思给予差评。在背后议论别人的是非,不是我所擅长的。”

    小白拍了下我的臂膀,思了一番,才说道:“不愧是十大州的第一公主,聪慧伶俐,心慈明朗,是非分明。虞妹妹,你真是越来越让我喜欢了。”

    “你还是别夸我了。试着讨厌我吧。要不然,以后,我那些记仇又小气的缺点全暴露了,你会觉得当时夸我的那些词汇全是白瞎了。莫染说我一点儿也不温柔,天生脾气暴躁,个性骄纵跋扈。以后,我的缺点要一一展露了,怕你是要自插双目了。”

    小白摇头,笑着说:“没事。你的全部我都喜欢。不管是好的还是坏的,只要是我喜欢的,一切就都是美好的。”

    他盯着那道黑乎乎的密门,说道:“走吧,我看她们已经取出宝贝在欣赏了。现在进去,正好可以观看那件宝贝的全貌。”

    我点头,小白做事果真是好有手段和进退有度。

    他带我闪了进去,步法轻灵,无声无息。就像一阵微风拂面而至。

    真的如他所言的,这间密室还挺大的,就像一间卧房,里面帐纱围绕,屏风叠画。

    我们来到一组由桃木细刻雕花的折叠屏风的后面。

    这一组桃木雕花的折叠屏风一共有六面,每一面都彩绘着不同形态的桃花图——桃花簇簇,风姿卓越。

    每张桃花屏风画上,都题着一首诗。

    第一面:

    春桃

    三月春归绵雨天,

    碧桃花下度流年。

    落红尚有千万枝,

    不及佳人一眉间。

    我和小白躲的地方,正好在这一面的屏风下。所以上面所题的诗赋,我倒是能在昏黄的光线中,探得一二三四句。

    “这首诗赋是谁写的?挺有意境感触的,写得真好。”

    我刚悄声地问,却发现小白一动不动地盯着上面的诗句,轻轻地默念了出来。

    他的眸子变得异常的柔和深情,仿佛是一汪碧蓝的海水,在款款流动。

    “这首诗是一个男子写给心爱女子的定情诗。他们相遇在细雨连绵的三月,十里桃树开得灼艳,那时,她站在桃花树下,眉间一点朱砂痣,笑起来会露出两个深深的梨涡。他对她一见钟情。”

    “哦,你怎么会认得这首诗和这个故事的?”

    小白那曲卷绸密的眼睫儿轻抖了几下,才慢悠悠地说道:“他一生很少画桃花,可是为了心爱的她,他一生也只画了六扇桃花图,并附写了六首应景的桃花诗。每一首诗从初见一直写到相知、相恋。他在诗中,毫不吝啬地极尽夸耀赞美——他夸她美目盼兮、巧笑倩兮;他夸她美丽聪慧、才情超脱;他夸她舞姿翩跹,灵动绝伦;他夸她所有的优点……却不曾想……”

    他的神情变得异常的阴霾,原本清浅的呼吸声变得沉重:“他们……好不容易互相喜欢了,却还是不能在一起。”

    我好奇地问:“她是谁?她最后怎么样了?”

    “她死了。死得很惨。生前越美,死后越惨。死在他长篇累赘的夸耀赞美之下。他没保护好她!他是一个懦夫!”

    小白攥紧了双手,指关节泛起一阵阵的青白。

    “这……这是怎么一回事?”

    “故事很长,你还是不要听了。”

    小白垂下颤动的眼睫,锁紧唇线。

    “如果我想听,你愿意讲吗?”

    他这欲言又止的表情,实在是太让我有探求的欲望了。
作者:综合
------分隔线----------------------------
头条新闻
图片新闻
新闻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