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当前位置:首页 > 探索 > 第261章 这是他心口的一根刺。 正文

第261章 这是他心口的一根刺。

2023-03-22 08:02:44 来源:家无二主网 作者:娱乐 点击:119次
    陆年扭头看我,第章的根“你跟孩子先留在车里,心口我下去看看。第章的根%E6%B7%B1%E5%9C%B3%E7%9F%AD%E4%BF%A1%E7%BE%A4%E5%8F%91%E8%BD%AF%E4%BB%B6%E2%9C%94%EF%B8%8F%E3%80%90%E9%A3%9E%E6%9C%BA-%E3%80%8B%20%40sms10666%E3%80%91%E4%B8%93%E4%B8%9A%E6%B7%B1%E5%9C%B3%E7%9F%AD%E4%BF%A1%E7%BE%A4%E5%8F%91%E8%BD%AF%E4%BB%B6%E5%8F%91%E9%80%81%E6%B8%A0%E9%81%93%E2%9C%94%EF%B8%8F

    我又是心口害怕又是担心他,摇摇头说:“你不在车里,第章的根我们女人孩子的心口更不安全,咱们抱着孩子下去吧。第章的根家里有保镖,心口距离这么近,第章的根他们赶的心口过来的。”

    我们已经到了家门口,第章的根保镖应该是心口能看得到的。

    陆年现在没有在am集团的第章的根职务,所以外出的心口事情也就不习惯带那么多的人了。不过他遇事喜欢把我跟孩子往后放的第章的根习惯倒是一点都没有改变。

    只是此时不是说这些的时候。

    陆年考虑了一阵,才勉强点头。

    他抱着儿子,我抱着女儿下车。才走出没几步路,就有别墅里的佣人跑过来跟陆年说:“是陆家的长辈们过来了。”

    陆家的长辈们?

    这对我来说实在是个很生疏的名词,毕竟没有见过。

    陆年则是一副‘吾心大安’的模样,他跟我一前一后,抱着孩子进了别墅。看清楚坐在我家客厅里的那一圈人,我真是后背都凉了一截,如果不是此时的环境太过于熟悉,我似乎就要以为这里是am集团的董事会现场了。

    我曾经参加过am集团的董事会,不过那一次是作为陆年的助手。

    每个人都是一副大佬的样子,这些人可都不年轻了,有陆年的姑夫还有陆家一些旁系的亲属,都是年纪很大的。

    看到我们进来,%E6%B7%B1%E5%9C%B3%E7%9F%AD%E4%BF%A1%E7%BE%A4%E5%8F%91%E8%BD%AF%E4%BB%B6%E2%9C%94%EF%B8%8F%E3%80%90%E9%A3%9E%E6%9C%BA-%E3%80%8B%20%40sms10666%E3%80%91%E4%B8%93%E4%B8%9A%E6%B7%B1%E5%9C%B3%E7%9F%AD%E4%BF%A1%E7%BE%A4%E5%8F%91%E8%BD%AF%E4%BB%B6%E5%8F%91%E9%80%81%E6%B8%A0%E9%81%93%E2%9C%94%EF%B8%8F他们倒是都稳坐泰山的样子,毕竟都算是陆年的长辈还有同辈。

    女儿在我怀里已经睡着了,儿子在陆年怀里倒是还有些精神,看到家里黑压压的做了这么多的人,精神头就更足了些。

    这些人身后都是跟着子孙或者是助理的,他们虽然不是陆家的嫡系,没有陆年以及陆驹那么多的股份,但是坐在一起,看起来颇有阵势,就像是那种祠堂里的大家长,有一种威仪。

    陆年摸摸儿子的头,让他挨个叫人。

    还好孩子这几年见过的外人多,嘴巴甜,不哭不闹的,就亲亲热热的叫了在场的这些人。

    这样黑漆漆的氛围里,孩子的存在实在是太过鲜活,让人欢喜。

    陆年把孩子交给保姆,让我带着女儿先上去。

    今天的这个架势,想来必然是有什么重要的事情。

    我点点头,在这么多人的面前,自然是要给陆年面子的,我带着女儿上楼。

    抱进孩子的房间,安顿着女儿睡下。我到底还是不放心,然后就慢慢的从二楼挪下去,躲在角落里听他们的谈话。

    陆年没有让我带走儿子,想来有他的考虑。

    今天我们是去送机的,陆年穿的很休闲,但是颜色还是黑的,所以坐在一种黑色衣物的人当中,看起来倒是不突兀。

    儿子被陆年环在两腿之间,小脸板着,努力的做出严肃的表情来。

    平时这孩子有些没心没肺,经常活泼的过了头,我真的没想到到了这样的时候,他竟然会是这样看起来很稳重的样子。

    做母亲的,有些骄傲。

    他们的谈话已经开始了,有人说:“陆二,你现在也是有继承人的人了,不能就这么放手不管。”

    陆年没说话。

    周围的人倒是将事情说了个透彻。

    “今年的年度报表你该好好看看,我们这一年的收益比往年低了三成!”

    “对啊!就是去年闹什么股灾的时候,都没有这么低过。”

    “当年我们力主让你回来接管公司,而不是让阿驹,担心的就是这个问题。”

    “去年一年你不在,公司的运营我们都是看在眼里的,无功无过,可是绝对不会只是这么个收益。这其中阿驹未免性子太狠了些,我们这些老东西还没死呢,他就这样不将我们放在眼里。”

    “你不能不管!你是他二叔!”

    “是啊!”有的是人晓之以情动之以理,“我瞧着你这个小子就很不错,虎头虎脑的,一看就是个伶俐孩子,你不为我们考虑,总该想想孩子的未来。”

    “我们当年都是跟着你父亲闯出来的,现在老了跟不上时代了,在家颐养天年倒是不错,但是我们可不是老糊涂,阿驹这样明目张胆,必然是受了女人的蛊惑!”

    “一定是他那个母亲,当年我就说她会坏事。怪不得阑哥看不上她,宁可死在外头的女人身上,都不回家跟她!”

    男人们越说越离谱。

    我细细听来,算是明白了其中的意思。

    能让这些大佬都出动的,可不就是公司的年度报表,去年一年am集团其实并没有经历什么风浪,算是很平庸的一年,没有拓展也没有收缩。

    但是年底的时候,给各位股东的分红却比往年少了很多。

    这事情当然说陆驹拍板这么做的,陆夫人自然是起到了很大的作用。

    只不过年度报表很早就已经发放在各位的股东手里,年底的股东大会也早已经过去,这些股东当时什么都没有说,现在却大年初一都跑来我们家里,这事情实在是有些说不过去。

    也有可能是当时他们以为陆年回不来了,所以只能靠着陆驹,所以忍气吞声的认了,但是现在陆年回来了。

    那么这些旧账,可就真的能翻腾一下了。

    我站在二楼往一楼走的楼梯处,听着陆年说:“各位叔伯,你们的要求我会仔细考虑,只是你们知道我的身份到底不如阿驹公司迟早是要交给他的。”

    这些年虽然这些股东没有说过,倒是陆年私生子的身份却还是被大家诟病,至少在这些元老面前,陆年从来都是要勤勤恳恳,一丝不苟的,否者这些年就会那陆驹出来说事,要陆年让位给陆驹。

    要不是这些人时常作出这样的假象来,陆夫人也不会有那么多次机会给陆年找不自在。

    这些人虽然在管理上已经比不上年轻人的与时俱进,但是在人心的揣测方面那绝对是一等一的人精。他们拿陆驹牵制着陆年,让陆年不敢行错踏错一步,然后又用陆年压制着陆驹,让陆夫人收敛一点,不要染指他们的利益。

    在双方的平衡中得到利益的最大化,这些人都不是善茬。

    我静静的听着他们言语恳切实则咄咄逼人的要求陆年回到am集团去,真的也是为陆年心累。

    现在这个节骨眼儿上。

    先是员工罢工要让陆年回去,然后就是股东集体出动劝着陆年回去。似乎回去已经成了必然的一条路,但是在这样的情况下回去,不说陆驹跟陆夫人恨疯了陆年,就是这一年陆驹提拔起来的人,也都会心情不好。

    之前闹事的都是从前跟着陆年的人,但是还有大多数沉默的人,这些人就是支持陆驹的人了。

    这些人的做法,无疑是在加速am集团的分裂。

    一个不团结的企业,无论如何都是做不起来的。

    陆年的前路并不是那么平坦的,我怎么可能不担心他呢。

    “你这话就不对了,咱们公司从来都是能者上位的,如果真的是只看家族血统,那咱们岂不是跟夏家一样。那样我们也不会成为上市公司!”

    “阿驹的能力实在太差,还有他那个妈拖后腿,这一年我们有给他机会,但是他表现的差强人意这事情难道能怪我们不成!”

    “总之,我们的要求很简单,你年后就回来上班!”

    “我们都是你的长辈,难道我们几个的老脸还请不动你!”

    总之怎么说,这些人都有理。

    陆年却还是那句话,“我考虑看看。”

    他不松口,大家就有都纷纷说好话,甚至许诺了了很多优惠的条件,威逼利诱说的也就是这个了。

    等这些人走了。

    我才下去。

    儿子一直都没有动静,我以为他跟女儿似的睡着了呢,没想到他竟然还是眼睛晶晶亮的站在陆年怀里,看我下去就飞奔过来抱住我的腿,特别开心的说:“妈妈妈妈,你刚才没有看到,爸爸好威风的!”

    孩子还太小。

    他的印象里,爸爸就是每天都在家里对着我们都很温柔的爸爸。

    第一次见到陆年拿出执行总裁架势的样子,儿子眼中的崇拜不是假的。

    跟我说完之后,他又激动的扭身跑过去抱住陆年,“爸爸爸爸,那些爷爷为什么都那么害怕你,你不说话的时候,他们都恨小心的样子。你是不是超人,会变身的那一种。”

    儿子像个快乐的小麻雀。

    叽叽喳喳的。

    似乎男孩子天生对权利有敏感,他能感觉到父亲的威仪,能感觉到别人对陆年的攀附。

    小小的孩子,满眼的崇拜。

    陆年抱起儿子往空中抛了几下,笑着说:“这下知道爸爸的厉害了吧。”

    儿子点头如捣蒜,“我要去告诉我的好朋友,我的爸爸是超人。”

    孩子是那样的依赖崇拜。

    闹了一阵,才终于撑不住,睡了过去,儿子这一次可真是兴奋的过头了。

    等把儿子交给保姆去安顿,陆年在坐到我身边来,“顾夏?”

    我抬眼看他,“你是不是早就算计好了?”

    我知道自己有些阴谋论了,但是没办法,从员工罢工,到股东上门,这些事情都让我觉得似乎是冥冥之中自有定数,陆年想要不回去,都是不可能的。

    陆年伸手抱住我,“没有,我是真的不想回去,想要跟你开间小店的。”

    我很想相信他,但是这家伙的前科太多,实在没有什么说服力。

    陆年叹口气,“我是真的没有做什么。但是如果真的要回去,当然是要被人请回去,而不是自己回去。”

    他这么说,就是已经决定要回去的了。

    我也不知道自己的怎么回事,心里就是觉得气。

    要是他从来没有说过不回去的话,我也能也不会生出什么痴心妄想来,但是他说了,而且还带着我煞有其事的去看了地方,选了装修的方案,然后现在他突然又改变了主意,打算回去集团了,那之前的那些不就都成了白日功。

    而且,“你现在这样,让很多人都强烈要求你回去,你想过陆驹的感受没有?这跟大家一起打他的脸有什么区别?你难道不怕他报复你。”

    我现在真的是怕极了这些事情,能不能不要再折腾了啊。

    陆年眼睛眯起来,“自然是有办法,让他乖乖服气的。”

    我看他又露出那种老谋深算的模样,就觉得烦,又要开始过什么事情都要算计的日子了吗?我才过了两天好日子!

    我甩开他上楼,只觉得这个年真的过的糟透了,除夕在医院里过,初一家里开董事会。

    这真的不是一个好兆头。

    陆年在我身后跟着,也不拉我,知道我进了卧室,他才二话不说的动手。

    之前有过一次,他温柔的很,可能也是体谅我这一年的空窗,怕我疼,所以轻拿轻放,现在可不是了。如狼似虎的样子,要人命。

    他说:“我是打算不回去,可是他们不放过我,你被他们逼的晕倒,这笔帐我还没跟他们算呢!”

    原来这事情他还在生气。

    “可你当时明明没说什么?”

    “那时你还没有原谅我,我没闲功夫跟他们掰扯。”

    我想了想,似乎所有的事情都是从我晕倒开始的,这将近一个月的时间,陆年可没少筹划。

    “我不准任何人再伤害你,我自己都不可以!”

    这一年,他的性格变了很多,对顾夏,早已经成炙热变成疯狂。

    他克制着,总有人逼他克制不住。

    面对这样的陆年,我毫无招架能力,只能任着他,捏圆捏扁,为所欲为。

    迷迷糊糊的时候,听到他说:“你看到刚才孩子的眼神了吗?最后让我下决心的,是孩子!”

    他多么想要做个光华灿烂,让孩子崇拜的爸爸,那种被仰望的感觉,简直能促使他作出所有他能做到的事情。

    我已经浑身无力,动动手指的力气都没有。

    呢喃着说:“只要你不离开我,你做什么我都支持。”

    大年初一的下午,陆年露出了新的一年里,最初的会心笑容。

    只是前路却并不容易,他心里还有自己的盘算,有些事情显然,逃避是没有用的。

    那么就来解决他。

    陆年眯眼,如果他回了集团,是不是夏亦寒就再也找不到借口,不跟顾夏办手续。

    这是他心口的一根刺。
作者:知识
------分隔线----------------------------
头条新闻
图片新闻
新闻排行榜